<small id="worwh"></small>

<optgroup id="worwh"></optgroup>
      1. 頁面內容太多?請嘗試>>>

        卷二十五 似順論 似順

        【原文】
        事多似倒而順①,多似順而倒。有知順之為倒、倒之為順者,則可與言化矣。至長反短②,至短反長,天之道也。荊莊王欲伐陳,使人視之。使者曰:“陳不可伐也。”莊王曰:“何故?”對曰:“城郭③高,溝洫④深,蓄積多也。”寧國曰:“陳可伐也。夫陳,小國也,而蓄積多,賦斂重也,則民怨上矣。城郭高,溝洫深,則民力罷矣。興兵伐之,陳可取也。”莊王聽之,遂取陳焉。田成子⑤之所以得有國至今者,有兄曰完子,仁且有勇。越人興師誅⑥田成子,曰:“奚故殺君⑦而取國?”田成子患之。完子請率上大夫以逆越師,請必戰,戰請必敗,敗請必死。田成子曰:“夫必與越戰可也,戰必敗,敗必死,寡人疑焉。”完子曰:“君之有國也,百姓怨上,賢良又有死之臣蒙恥。以完觀之也,國已懼矣⑧。今越人起師,臣與之戰,戰而敗,賢良盡死,不死者不敢入于國。君與諸孤⑨處于國,以臣觀之,國必安矣。”完子行,田成子泣而遣之。夫死敗,人之所惡也,而反以為安,豈一道哉⑩?故人主之聽者與士之學者,不可不博。尹鐸為晉陽,下,有請于趙簡子。簡子曰:“往而夷夫壘。我將往,往而見壘,是見中行寅與范吉射也。”鐸往而增之。簡子上之晉陽,望見壘而怒曰:“嘻!鐸也欺我!”于是乃舍于郊,將使人誅鐸也。孫明進諫曰:“以臣私之,鐸可賞也。鐸之言固曰:見樂則淫侈,見憂則諍治,此人之道也。今君見壘念憂患,而況群臣與民乎?夫便國而利于主,雖兼于罪,鐸為之。夫順令以取容者,眾能之,而況鐸歟?君其圖之!”簡子曰:“微子之言,寡人幾過。”于是乃以免難之賞賞尹鐸。人主太上喜怒必循理,其次不循理,必數更,雖未至大賢,猶足以蓋濁世矣。簡子當此。世主之患,恥不知而矜自用,好愎過而惡聽諫,以至于危。恥無大乎危者。

        【注釋】
        ①倒:逆,指違背事理。順:一致,指合于事理。②至長反短:指夏至白天最長,過了夏至反要逐漸縮短。③城郭:泛指城墻。郭,外城。④溝洫(xù):指護城河。洫,溝渠。⑤田成子:春秋末齊國大夫,名田恒(陳恒),又稱田常(陳常),謚成子。為齊簡公、平公相,獨攬齊國大權,注意爭取民心,其后代取代姜姓做了齊國國君。⑥誅:討伐。⑦君:指齊簡公,為田成子所殺。⑧懼:值得憂懼。⑨孤:指戰死者的后代。⑩道:指做事的方法。下:指由晉陽來到晉國國都新絳(今山西省曲沃縣)。晉陽和新絳分別處于汾水上、下游,晉陽地勢高,新絳地勢低,所以從晉陽到新絳稱“下”。當時趙簡子為晉國執政大臣,居于國都。夷:平。夫:指示代詞,那。壘:軍營的墻壁。晉卿中行寅與范吉射曾率軍圍趙簡子于晉陽,這些營壘即中行氏與范氏所筑。孫明:趙簡子家臣。私:私下考慮。固:本來。以下是孫明揣度尹鐸的想法。兼:加倍。免難之賞:使君主免于患難的重賞。尹鐸增高營壘,使簡子警懼戒備,這樣就可以免于患難。更:改變,這里指改變喜怒不循理的做法。愎(bì)過:堅持錯誤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        事情有很多似乎悖理其實是合理的,有很多似乎合理其實是悖理的。如果有人知道表面合理其實悖理、表面悖理其實合理的道理,就可以跟他談論事物的發展變化了。白天到了最長的時候就要反過來變短,到了最短的時候就要反過來變長,這是自然的規律。楚莊王打算進攻陳國,派人去察看陳國的情況。派去的人回來說:“陳國不能進攻。”莊王說:“什么緣故?”回答說:“陳國城墻很高,護城河很深,蓄積的糧食財物很多。”寧國說:“照這樣說,陳國是可以進攻的。陳國是個小國,蓄積的糧食財物卻很多,說明它的賦稅繁重,那么人民就怨恨君主了。城墻高,護城河深,那么民力就凋敝了。起兵進攻它,陳國是可以攻取的。”莊王聽從了寧國的意見,于是攻取了陳國。田成子所以能夠享有齊國直至今天,原因是這樣的。他有個哥哥叫完子,仁愛而且勇敢。越國起兵討伐田成子,說:“為什么殺死國君而奪取他的國家?”田成子對此很憂慮。完子請求率領士大夫迎擊越軍,并且要求準許自己一定同越軍交戰,交戰還要一定戰敗,戰敗還要一定戰死。田成子說:“一定同越國交戰是可以的,交戰一定要戰敗,戰敗還要一定戰死,這我就不明白了。”完子說:“你據有齊國,百姓怨恨你,賢良之中又有敢死之臣認為蒙受了恥辱。據我看來,國家已經令人憂懼了。如今越國起兵,我去同他們交戰,如果交戰失敗,隨我去的賢良之人就會全部死掉,即使不死的人也不敢回到齊國來。你和他們的遺孤居于齊國,據我看來,國家一定會安定了。”完子出發,田成子哭著為他送別。死亡和失敗,這是人們所厭惡的,而完子反使齊國借此得以安定。做事情豈止有一種方法呢!所以聽取意見的君主和學習道術的士人,所聽所學不可不廣博。尹鐸治理晉陽,到新絳向簡子請示事情。簡子說:“去把那些營壘拆平。我將到晉陽去,如果去了看見營壘,這就像看見中行寅和范吉射似的。”尹鐸回去以后,反倒把營壘增高了。簡子上行到晉陽,望見營壘,生氣地說:“哼!尹鐸欺騙了我!”于是住在郊外,要派人把尹鐸殺掉。孫明進諫說:“據我私下考慮,尹鐸是該獎賞的。尹鐸的意思本來是說:遇見享樂之事就會恣意放縱,遇見憂患之事就會勵精圖治,這是人之常理。如果君主見到營壘就想到了憂患,又何況群臣和百姓呢!有利于國家和君主的事,即使加倍獲罪,尹鐸也寧愿去做。順從命令以取悅于君主,一般人都能做到,又何況尹鐸呢!希望您好好考慮一下。”簡子說:“如果沒有你這一番話,我幾乎犯了錯誤。”于是就按使君主免于患難的賞賜賞了尹鐸。德行最高的君主,喜怒一定依理而行,次一等的,雖然有時不依理而行,但一定經常改正。這樣的君主雖然還沒有達到大賢的境地,仍足以超過亂世的君主了,簡子跟這類人相當。當今君主的弊病,在于把不知當做羞恥,把自行其是當做榮耀,喜歡堅持錯誤而厭惡聽取規諫之言,以至于陷入危險的境地。恥辱當中沒有比使自己陷入危險再大的。

        【在線留言】  【返回前頁】  【返回頂部】  【關閉窗口】
        校园春色~综合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