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mall id="worwh"></small>

<optgroup id="worwh"></optgroup>
      1. 頁面內容太多?請嘗試>>>

        卷四 孟夏紀 用眾

        【原文】
        善學者,若齊王之食雞也,必食其跖數千而后足①;雖不足,猶若②有跖。物固莫不有長,莫不有短。人亦然。故善學者,假③人之長以補其短。故假人者遂有天下。無丑④不能,無惡⑤不知。丑不能,惡不知,病⑥矣。不丑不能,不惡不知,尚⑦矣。雖桀、紂猶有可畏⑧可取者,而況于賢者乎?

        【注釋】
        ①跖:雞爪掌。數千:言其眾多,并非實數。這句話的意思是:善于學習的人博采眾長,像齊王吃雞一樣,必吃雞跖數千而后滿足。②猶若:猶然,仍然。③假:憑借。④丑:以……為恥。⑤惡:與“丑”義同,用作意動。⑥病:困窘。⑦尚:上。⑧畏:敬畏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        善于學習的人,就像齊王吃雞一樣,一定要吃幾千只雞爪才感到足夠;即使不夠,仍然有雞爪吃才是。事物本來無不有長處,無不有短處。人也是這樣。所以善于學習的人,借別人的長處來補自己的短處。所以懂得這樣借取別人的人就能得天下。不要把無能看作丑事,不要把無知看作惡事。把無能看作羞恥,把無知看作恥辱,這就顯得困窘了。不把無能與無知看成羞恥,這才高妙。即使桀、紂還有值得敬畏可取的地方,何況賢能的人呢?

        【原文】
        故學士曰:辯議不可不為。辯議而茍①可為,是教也。教,大議也。辯議而不可為,是被褐而出,衣錦而入。戎人生乎戎、長乎戎而戎言,不知其所受之;楚人生乎楚、長乎楚而楚言,不知其所受之。今使楚人長乎戎,戎人長乎楚,則楚人戎言,戎人楚言矣。由是觀之,吾未知亡國之主不可以為賢主也,其所生長者不可耳。故所生長不可不察也。天下無粹②白之狐,而有粹白之裘,取之眾白也。夫取于眾,此三皇五帝之所以大立功名也。凡君之所以立,出乎眾也。立已定而舍其眾,是得其末而失其本。得其末而失其本,不聞安居。故以眾勇無畏乎孟賁③矣,以眾力無畏乎烏獲④矣,以眾視無畏乎離婁⑤矣,以眾知無畏乎堯、舜矣。夫以眾者,此君人之大寶也。田駢⑥謂齊王曰:“孟賁庶乎患術⑦,而邊境弗患。”楚、魏之王辭言不說⑧,而境內已修備矣,兵士已修用矣,得之眾也。

        【注釋】
        ①茍:如果。②粹:純粹。③孟賁:戰國時衛國的勇士,據說可以生拔牛角。④烏獲:戰國時秦國的大力士。⑤離婁:傳說為黃帝時期視力最好的人,“能見針末于百步之外”。⑥田駢:戰國時齊人,道家。⑦庶乎患術:幾乎苦于無法。庶:庶幾,幾乎。術:策略,辦法。⑧辭言不說:這里是不貴言辭的意思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        所以學者說:對事物不可以不作辯議。辯議后發現某點如果可以仿效,這就是教化。施教,這是需要慎重辯議的。辯議后認為不可仿效,就不仿效。能做到這樣辯議,這就像穿著破舊衣服出門,穿著華麗衣服回來一樣,由無知變為賢達。戎族人生在戎狄之地,成長在戎狄之地,于是說著戎族的方言,不知道自己從哪里學來的;楚國人生在楚地,長于楚地,于是說著楚人的方言,不知道自己從哪里學來的。現在使楚人在戎狄之地成長,讓戎人在楚地成長,那么楚人就會說戎族的話,戎人就會說楚地的話了。由這看來,我不相信亡國的君主不可以成為賢德的君主,他們所生長的環境不可以使他們這樣而已。所以生長的環境不可以不注意考察啊。天下沒有純白的狐貍,但有純白的狐裘,是取了眾狐貍的白毛做成。善于從眾人中吸取優點,這就是三皇、五帝之所以成就大功名的原因。但凡君主的確立,是出自眾人的擁舉。確立帝位已成定局后便舍棄眾人,這是得到細枝末節而舍棄根本的事情。得到細枝末節而舍棄根本的君主,沒有聽說過他們會安穩居位的。所以依靠眾人的勇敢就不用懼怕以驍勇出名的孟賁,依靠眾人的力量就不用懼怕以力大出名的烏獲,依靠眾人的眼力就不用懼怕以眼力好出名的離婁,依靠眾人的智慧就不用懼怕趕不上以賢德出名的堯、舜了。依靠眾人的力量,這是君主治國的法寶。田駢對齊王說:“孟賁對于眾人的力量也感到憂慮,因而齊國的邊境不用擔心。”楚王、魏王不貴言辭,而國內的各種設施都已經修整完備,兵士都已經訓練有素,這都得力于眾人啊。

        【在線留言】  【返回前頁】  【返回頂部】  【關閉窗口】
        校园春色~综合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