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mall id="worwh"></small>

<optgroup id="worwh"></optgroup>
      1. 頁面內容太多?請嘗試>>>

        卷九 季秋紀 知士

        【原文】
        今有千里之馬于此,非得良工,猶若弗取。良工②之與馬也,相得則然后成。譬之若枹③與鼓。夫士亦有千里,高節死義,此士之千里也。能使士待千里者,其惟賢者也。

        【注釋】
        ①知士:就是要了解士兵并愛護他們,這樣他們才能為君王效力而死。②良工:善于相馬的人。③枹:鼓槌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        如今有千里馬在這里,但沒有善于相馬的人,就等于得不到這匹好馬。善于相馬的人和千里馬要都具備才能發揮出各自的長處,就像鼓槌和鼓一樣。士人中也有像千里馬一樣的,他們氣節高尚,能為正義而死,這就是存立在世人中的千里馬。能夠使這些像千里馬的人全能發揮的,大概只有賢能的人才能夠做到。

        【原文】
        靜郭君善劑貌辨。劑貌辨之為人也多訾①,門人弗說。士尉以證靜郭君,靜郭君弗聽,士尉辭而去。孟嘗君竊以諫靜郭君,靜郭君大怒曰:“刬②而類!揆③五家,茍可以傔④劑貌辨者,吾無辭為也。”于是舍之上舍,令長子御,朝暮進食。數年,威王薨,宣王立,靜郭君之交,大不善于宣王,辭而之薛,與劑貌辨俱。留無幾何,劑貌辨辭而行,請見宣王。靜郭君曰:“王之不說嬰也甚,公往,必得死焉。”劑貌辨曰:“固非求生也。”請必行,靜郭君不能止。劑貌辨行,至于齊,宣王聞之,藏怒以待之。劑貌辨見,宣王曰:“子靜郭君之所聽愛也?”劑貌辨答曰:“愛則有之,聽則無有。王方為太子之時,辨謂靜郭君曰:‘太子之不仁,過涿視⑤,若是者倍反。不若革太子,更立衛姬嬰兒校師。’靜郭君泫而曰:‘不可,吾不忍為也。’且靜郭君聽辨而為之也,必無今日之患也,此為一也。至于薛,昭陽請以數倍之地易薛,辨又曰:‘必聽之。’靜郭君曰:‘受薛于先王,雖惡于后王,吾獨謂先王何乎?且先王之廟在薛,吾豈可以先王之廟予楚乎?’又不肯聽辨,此為二也。”宣王太息,動于顏色,曰:“靜郭君之于寡人一至此乎!寡人少,殊不知此。客肯為寡人少⑥來靜郭君乎?”劑貌辨答曰:“敬諾。”靜郭君來,衣威王之服,冠其冠,帶其劍。宣王自迎靜郭君于郊,望之而泣。靜郭君至,因請相之。靜郭君辭,不得已而受。十日,謝病,強辭,三日而聽。當是時也,靜郭君可謂能自知人矣。能自知人,故非之弗為阻。此劑貌辨之所以外生樂、趨患難故也。

        【注釋】
        ①訾:詆毀,非議。②刬(chǎn):鏟除,消滅。③揆:估量,管理,揆度。④傔(qiè):通“慊”,滿足,快意。⑤過涿視:耳后見鰓,目光斜視。⑥少:一會兒,少刻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        靜郭君善待劑貌辨。劑貌辨這個人常喜歡直率地非議詆毀別人,所以靜郭君門下的人都不喜歡他。士尉把這件事說給靜郭君聽,要他趕走劑貌辨,但是靜郭君不聽,士尉就告辭離開了。孟嘗君也偷偷地勸諫靜郭君,靜郭君非常生氣地說:“消除你們這一類的說法吧!揆度我自己的家,如果誰能比劑貌辨更使人快意的話,我就無話可說。”于是,靜郭君把劑貌辨請到自己最好的房子去居住,命令長子侍奉他,早晚進奉飲食。幾年后,齊威王逝世,齊宣王成為國君,靜郭君的知交大都不跟齊宣王交好,于是靜郭君跟劑貌辨一起告辭齊宣王到薛地去了。留居薛地沒幾天,劑貌辨就要拜辭而離開,請求去參見齊宣王。靜郭君說:“齊宣王十分不喜歡我,你去了,一定會被殺的。”劑貌辨回答說:“我本來就不企求能夠活著。”劑貌辨請求一定要去,靜郭君不能夠制止他。劑貌辨出行,來到齊國國都,齊宣王知道了這件事,就隱藏著心中的惱怒來接待他。劑貌辨朝見齊宣王時,齊宣王說:“你是靜郭君所聽從和關愛著的人嗎?”劑貌辨回答說:“關愛倒是關愛,聽從就不聽從了。當大王還是太子的時候,我對靜郭君說過:‘太子不仁德,他的耳后長鰓,目光斜視,像這樣的人肯定會背叛別人的。不如廢除了太子,改立衛姬的嬰兒校師為太子。’靜郭君流著淚說:‘不行,我不忍心這樣做。’如果靜郭君聽我的話這樣做了,一定沒有今天的禍患,這是其一。到了薛地,楚國的昭陽將軍請求用多出數倍的土地來交換薛地,我又說:‘一定要聽從接受。’靜郭君說:‘從先王那里接受薛地的封賞,雖然被后王所厭惡,我如何對先王說呢?而且先王的廟地在薛地,我怎么可以把先王的廟地交給楚國?’又不肯聽從我的勸說,這是其二。”齊宣王嘆息著,臉上有所動容,說:“靜郭君對我一心一意竟到了這樣的地步!我年少無知,真不知道這些情況。一會兒你肯為我叫靜郭君來嗎?”劑貌辨回答說:“遵命。”靜郭君來了,穿著齊威王賜給他的衣服,戴著齊威王賜給他的帽子,佩著齊威王賜給他的寶劍。齊宣王親自到郊野迎接靜郭君,看到靜郭君這樣不禁落淚。靜郭君到來后,齊宣王于是請求他當宰相。靜郭君推辭,終因不能推辭掉而接受了。十天后,靜郭君推說有病,堅決要辭去,三天后齊宣王才批準。在那個時候,靜郭君可以說是能夠自己有主見去判斷別人的人。能夠自己去了解別人,所以不會被別人的非議阻礙自己的判斷。這就是劑貌辨能夠為了他摒棄生命的樂趣而奔赴患難的原因。

        【在線留言】  【返回前頁】  【返回頂部】  【關閉窗口】
        校园春色~综合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