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mall id="worwh"></small>

<optgroup id="worwh"></optgroup>
      1. 頁面內容太多?請嘗試>>>

        卷十 孟冬紀 安死

        【原文】
        世之為丘壟也,其高大若山,其樹之若林,其設闕庭、為宮室、造賓阼也若都邑。以此觀世示富則可矣,以此為死則不可也。夫死,其視萬歲猶一瞬也。人之壽,久之不過百,中壽不過六十。以百與六十為無窮者①之慮,其情必不相當矣。以無窮為死者之慮,則得之矣。今有人于此,為石銘置之壟上,曰:“此其中之物,具珠玉、玩好、財物、寶器甚多,不可不抇,抇之必大富,世世乘車食肉。”人必相與笑之,以為大惑。世之厚葬也,有似于此。自古及今,未有不亡之國也;無不亡之國者,是無不抇②之墓也。以耳目所聞見,齊、荊、燕嘗亡矣,宋、中山已亡矣,趙、魏、韓皆亡矣,其皆故國矣。自此以上者,亡國不可勝數,是故大墓無不抇也。而世皆爭為之,豈不悲哉?君之不令民,父之不孝子,兄之不悌③弟,皆鄉里之所釜者④而逐之。憚耕稼、采薪之勞,不肯官人事,而祈美衣侈食之樂,智巧窮屈,無以為之,于是乎聚群多之徒,以深山、廣澤、林、藪⑤,撲擊遏奪,又視名丘大墓葬之厚者,求舍便居,以微抇之,日夜不休,必得所利,相與分之。夫有所愛、所重,而令奸邪、盜賊、寇亂之人卒必辱之,此孝子、忠臣、親父、交友之大事。堯葬于谷林,通樹之;舜葬于紀市,不變其肆;禹葬于會稽,不變人徒。是故先王以儉節葬死也,非愛其費也,非惡其勞也,以為死者慮也。先王之所惡,惟死者之辱也。發則必辱,儉則不發。故先王之葬,必儉,必“合”,必“同”。何謂“合”?何謂“同”?葬于山林則合乎山林,葬于阪隰則同乎阪隰。此之謂愛人。夫愛人者眾,知愛人者寡。故宋未亡而東冢抇,齊未亡而莊公冢抇。國安寧而猶若此,又況百世之后而國已亡乎?故孝子、忠臣、親父、交友不可不察于此也。夫愛之而反危之,其此之謂乎!《詩》曰:“不敢暴虎,不敢馮河。人知其一,莫知其他。”此言不知鄰類也。故反以相非,反以相是。其所非方其所是也,其所是方其所非也。是非未定,而喜怒斗爭反為用矣。吾不非斗,不非爭,而非所以斗,非所以爭。故凡斗爭者,是非已定之用也。今多不先定其是非,而先疾斗爭,此惑之大者也。魯季孫有喪,孔子往吊之。入門而左,從客也。主人以玙璠收,孔子徑庭而趨,歷級而上,曰:“以寶玉收,譬之猶暴骸中原也。”徑庭⑥歷級,非禮也;雖然,以救過也。

        【注釋】
        ①無窮者:無限久遠的事物,這里指死者。②抇:發掘。③悌:敬愛兄長。④所釜(lì)者:用釜吃飯的人。這里指所有的人。釜:古代炊具,類似今天的鍋。:古代炊具,陶制,三足,中空。這里都用如動詞。⑤藪:草木茂盛的沼澤地。⑥徑庭:穿行,指自西階之下越過中庭向東行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        世人建墳造墓,高大得像山,墳墓上種上樹木,茂密得像樹林,墓地修建墓闕、庭院,建筑宮室,建造東西石階,像都邑一般。用這些向世人炫耀財富,那是可以的;但是用這些安葬死者卻不妥。對于死者來說,一萬年只是一瞬間。人的壽命,長的沒超過一百歲的,一般的都不超過六十歲。根據百歲或六十歲壽命的需要替無限久遠的死者考慮,它們的實際情況必定就不適合。根據無限久遠的需要來替死者考慮,那就掌握了墓葬的本意了。如果有這樣的一個人,埋葬死者的時候在墓前立石碑,上面刻著:“這里面有器物,有珠玉、古玩、錢財、寶器,非常豐富,不可不發掘,掘開后一定能大富大貴,可以世世代代乘車吃肉。”人們一定一起嘲笑他,認為這個人太糊涂了。世上的厚葬其實與這個例子相似。從古到今,沒有不會滅亡的國家;既然沒有不會滅亡的國家,這就沒有不被挖掘的墳墓。從人們所聽聞的來說,齊、楚、燕曾經滅亡過,宋國、中山國已經滅亡了,趙、魏、韓都滅亡了,它們都成了古國了。從它們之前看,滅亡的國家也數不勝數,因此,大墓沒有不被掘開的。但是世人都爭著建造大型墳墓,難道這不讓人感到可悲嗎?國君的刁滑之民,父親的不孝之子,兄長的忤逆之弟,他們都是被鄉里一致驅逐的人。他們害怕耕種、砍柴的辛苦,不肯從事各種勞動,卻追求享受錦衣玉食的快樂;當智謀巧詐用盡,仍沒有辦法得到他們所追求的東西,就會聚集眾人,依靠著深山、大湖、樹林和沼澤,攔路打劫;又去探察陪葬品很多的墓穴,想辦法住到這些墳墓附近便于盜墓的地方,暗中掘墓,日夜不停,一定要獲得其中的財物,一起瓜分。如果所痛愛、所尊重的人,死后卻肯定要遭受惡人、盜賊、匪寇的凌辱,這是孝子、忠臣、慈父、摯友都該憂慮的大事。堯葬在谷林,墓上處處種樹;舜葬在紀市,市上的作坊、店鋪沒有任何變動;禹葬在會稽,不煩擾眾人。由此看來,先王以節儉的原則安葬死者,不是吝嗇錢財,也不是憂慮耗費人力,完全是為死者考慮。先王所憂慮的,是擔心死者受辱。墳墓如果被盜取,死者肯定會受到凌辱;如果儉葬,墓穴就不會被盜掘。所以,先王安葬死者,一定要做到節儉,一定要做到“合”,一定要做到“同”。什么叫“合”?什么叫“同”?葬于山林就與山林合為一體,葬于山坡或低濕之地,就與山坡或低濕之地環境相合。這才叫做愛人。想愛人的人很多,但真正懂得愛人的人很少。所以,宋國還沒有滅亡,東冢就被盜掘;齊國還沒有滅亡,莊公的墓就被盜掘。國家安定尚且如此,又何況百世之后國家已經滅亡了呢?所以,孝子、忠臣、慈父、摯友對此不可不明察。原本是敬愛死者,結果反而害了他們,大概指的就是厚葬一類的事情吧。《詩經》中說:“不敢徒手搏虎,不敢徒涉黃河。人們只知道這一端,不知道還有其他禍害。”這是說不知類推之理啊!所以,忽而翻轉過去加以反對,忽而翻轉過來表示贊同。他們所反對的正是他們所贊同過的,他們所贊同過的正是他們所反對過的。是非尚沒確定,而喜怒斗爭反倒用上了。我們不反對斗,也不反對爭,但是反對驅使人們胡斗胡爭的根源。因此,凡是爭斗,都是是非確定以后才采用的手段。如今人們大多數不先去確定是非,卻急忙進行爭斗,這是最糊涂的。魯國季孫氏舉辦喪事,孔子去吊喪。進門之后,站在左邊,站在賓客的位置。主持喪禮的季桓子用魯國的寶玉殮葬死者。孔子從西階下來穿過中庭快步向東走去,登東階上去,說:“用寶玉殮葬死者,就像是把尸體暴露在原野上一樣啊。”穿過中庭,登階而上是不合乎賓客禮儀的,雖然不合禮儀,但孔子仍然這樣做了,這是為了阻止過失啊!

        【在線留言】  【返回前頁】  【返回頂部】  【關閉窗口】
        校园春色~综合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