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mall id="worwh"></small>

<optgroup id="worwh"></optgroup>
      1. 頁面內容太多?請嘗試>>>

        卷十一 仲冬紀 至忠

        【原文】
        至忠逆于耳,倒于心,非賢主其孰能聽之?故賢主之所說,不肖主之所誅也。人主無不惡暴劫者,而日致之,惡之何益?今有樹于此,而欲其美也,人時灌之,則惡之,而日伐其根,則必無活樹矣。夫惡聞忠言,乃自伐之精①者也。荊莊哀王獵于云夢,射隨兕②,中之。申公子培劫王而奪之。王曰:“何其暴③而不敬也?”命吏誅之。左右大夫皆進諫曰:“子培,賢者也,又為王百倍之臣,此必有故,愿察之也。”不出三月,子培疾而死。荊興師,戰于兩棠,大勝晉,歸而賞有功者。申公子培之弟進請賞于吏曰:“人之有功也于軍旅,臣兄之有功也于車下。”王曰:“何謂也?”對曰:“臣之兄犯暴不敬之名,觸死亡之罪于王之側,其愚心將以忠于君王之身,而持千歲之壽也。臣之兄嘗讀故記④曰:‘殺隨兕者,不出三月。’是以臣之兄驚懼而爭之,故伏其罪而死。”王令人發平府⑤而視之,于故記果有,乃厚賞之。申公子培,其忠也可謂“穆⑥行”矣。“穆行”之意:人知之不為勸,人不知不為沮,行無高乎此矣。齊王疾痏,使人之宋迎文摯,文摯至,視王之疾,謂太子曰:“王之疾必可已也。雖然,王之疾已,則必殺摯也。”太子曰:“何故?”文摯對曰:“非怒王則疾不可治,怒王則摯必死。”太子頓首強請曰:“茍已王之疾,臣與臣之母以死爭之于王。王必幸臣與臣之母,愿先生之勿患也。”文摯曰:“諾。請以死為王。”與太子期,而將往不當者三⑦,齊王固已怒矣。文摯至,不解屨登床,履王衣,問王之疾,王怒而不與言。文摯因出辭以重怒王,王叱而起,疾乃遂已。王大怒不說,將生烹文摯。太子與王后急爭之,而不能得,果以鼎生烹文摯。爨⑧之三日三夜,顏色不變。文摯曰:“誠欲殺我,則胡不覆之,以絕陰陽之氣?”王使覆之,文摯乃死。夫忠于治世易,忠于濁世難。文摯非不知活王之疾而身獲死也,為太子行難,以成其義也。

        【注釋】
        ①精:這里是尤甚的意思。②隨兕:惡獸名。③暴:臣下侵凌君主稱為暴。④故記:古書。⑤發:打開。平府:府名,當是楚國收藏古籍文書的地方。⑥穆:美。⑦不當者三:三次不如期前往。⑧爨(cuàn):燒,煮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        忠言逆耳,逆人心,如果不是賢明的君王,誰能聽取它?因此,賢明君主喜歡的正是不肖君主要懲罰的。君主沒有一個不痛恨侵略暴劫的行為,但是自己的所作所為卻天天招致這種行為,痛恨又有什么用呢?假如這里有棵樹,希望它生長茂盛,可是別人按時澆灌它,自己卻討厭別人的行為,并且每天砍伐樹根,照這樣做,肯定不會有活樹了。厭惡聽取忠言,正是最嚴重的一種自我毀滅的行為。楚莊王在云夢澤打獵,射中了一只惡獸隨兕,申公子培搶在莊王之前把隨兕奪走了。楚莊王說:“怎么這樣犯上不敬啊!”于是命令官吏殺掉子培。左右的大夫都勸諫說:“子培是賢德之人,又是您最有才能的臣子,這里面一定有緣故,希望您能仔細了解這件事情。”不到三個月,子培生病死了。后來楚國起兵,與晉國軍隊在兩棠交戰,大勝晉軍,回國后賞賜有功將士。申公子培的兄弟上前向主管官吏請賞說:“別人在行軍打仗中有功,我的兄長在大王的車下有功。”莊王說:“你說的是什么意思?”對方回答說:“我的兄長在大王您身邊冒著犯上不敬的惡名,遭獲死罪,但他的本心是要效忠君王,讓您享有千歲之壽啊!我的兄長曾讀過古書,古書記載說:‘殺死隨兕的人不出三月必死。’我的兄長見到您射殺隨兕,十分驚恐,所以才搶在您之前奪走它,后來遭遇禍殃而死啊。”莊王命人打開平府查閱古籍,在古書上果然有這樣的記載,于是厚賞了子培的兄弟。申公子培的忠誠可以稱得上是“穆行”了。“穆行”的含義是:不因為別人了解自己就受到鼓勵,也不因為別人不了解自己就感到沮喪,德行沒有比這更高尚的了。齊王身上長了惡瘡,于是派人到宋國接文摯去治病。文摯到了后,察看了齊王的病,對太子說:“大王的病肯定可以治好。雖然這樣,大王的病一旦治好,一定會殺死我。”太子問:“為什么呢?”文摯說:“如果不激怒大王,大王的病就治不好,但如果大王真的被激怒,我就必死無疑了。”太子叩頭下跪,極力請求說:“如果治好父王的病而父王真的要殺先生的話,我和我的母親一定以死向父王為您爭辯,父王一定哀憐我跟我的母親,希望先生不要擔憂。”文摯說:“好吧,我愿意拼死為大王治病。”文摯跟太子約定了看病的日期,三次都不如期前來。齊王本來已經生氣了。文摯來了之后,不脫鞋就登上了齊王的床,踩著齊王的衣服,詢問齊王的病情,齊王惱怒,不跟他說話。文摯便口出不遜來激怒齊王,齊王大聲呵斥著站了起來,病于是就好了。齊王盛怒難消,要把文摯活活煮死。太子和王后為文摯激烈地跟齊王爭辯,但沒能改變齊王的決定。齊王最后用鼎把文摯活煮了。文摯被煮了三天三夜,容貌不毀。文摯說:“真要殺我,為什么不蓋上蓋子,隔斷陰陽之氣?”齊王讓人把鼎蓋上,文摯才死去。由此可見,在太平盛世做到忠容易,在亂世做到忠很難。文摯不是不知道治愈齊王那自己就得被殺,他是為了太子去做招致殺身的事,以便成全太子的孝義啊。

        【在線留言】  【返回前頁】  【返回頂部】  【關閉窗口】
        校园春色~综合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