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mall id="worwh"></small>

<optgroup id="worwh"></optgroup>
      1. 頁面內容太多?請嘗試>>>

        卷十一 仲冬紀 忠廉

        【原文】
        士議之不可辱者,大之也。大之則尊于富貴也,利不足以虞①其意矣。雖名為諸侯,實有萬乘,不足以挺其心矣。誠辱則無為樂生。若此人也,有勢則必不自私矣,處官則必不為污矣,將眾則必不撓北矣②。忠臣亦然。茍便于主利于國,無敢辭違,殺身出生以徇之。國有士若此,則可謂有人矣。若此人者固難得,其患雖得之有不智。吳王欲殺王子慶忌而莫之能殺,吳王患之。要離曰:“臣能之。”吳王曰:“汝惡能乎?吾嘗以六馬逐之江上矣,而不能及;射之矢,左右滿把,而不能中。今汝拔劍則不能舉臂,上車則不能登軾,汝惡能?”要離曰:“士患不勇耳,奚患于不能?王誠能助,臣請必能。”吳王曰:“諾。”明旦加要離罪焉,摯③執妻子,焚之而揚其灰。要離走,往見王子慶忌于衛。王子慶忌喜曰:“吳王之無道也,子之所見也,諸侯之所知也。今子得免而去之,亦善矣。”要離與王子慶忌居有間,謂王子慶忌曰:“吳之無道也愈甚,請與王子往奪之國。”王子慶忌曰:“善。”乃與要離俱涉于江。中江,拔劍以刺王子慶忌。王子慶忌摔之,投之于江,浮則又取而投之,如此者三。其卒曰:“汝天下之國士也,幸汝以成而名。”要離得不死,歸于吳。吳王大說,請與分國。要離曰:“不可。臣請必死!”吳王止之,要離曰:“夫殺妻子,焚之而揚其灰,以便事也,臣以為不仁。夫為故主殺新主,臣以為不義。夫捽④而浮乎江,三入三出,特王子慶忌為之賜而不殺耳⑤,臣已為辱矣。夫不仁不義,又且已辱,不可以生。”吳王不能止,果伏劍而死。要離可謂不為賞動矣,故臨大利而不易其義;可謂廉矣,廉,故不以貴富而忘其辱。衛懿公有臣曰弘演,有所于使。翟人攻衛,其民曰:“君之所予位祿者,鶴也;所貴富者,宮人也。君使宮人與鶴戰,余焉能戰?”遂潰而去。翟人至,及懿公于榮澤,殺之,盡食其肉,獨舍其肝。弘演至,報使于肝,畢,呼天而啼,盡哀而止,曰:“臣請為襮。”⑥因自殺,先出其腹實⑦,內懿公之肝。桓公聞之曰:“衛之亡也,以為無道也。今有臣若此,不可不存。”于是復立衛于楚丘。弘演可謂忠矣,殺身出生以徇其君。非徒徇其君也,又令衛之宗廟復立,祭祀不絕,可謂有功矣。

        【注釋】
        ①虞:通“娛”,使……快樂。②將眾:率領軍隊。撓北:敗北,潰逃。撓:通“橈”,屈服。③摯:通“縶”,拘囚,束縛。④捽:揪住頭發。⑤特:只,不過。之:“為”的間接賓語,代要離自己。⑥襮:表,外衣。弘演剖腹,把懿公的肝置入自己的腹中,猶如給肝穿上外衣。⑦腹實:腹中之物,指內臟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        士人的名節不可被屈辱,這是因為士人十分珍視名節。珍惜名節,就會把它看得比富貴還尊貴,私利就不足以使士人的心情快樂了。即使名列諸侯,擁有萬輛兵車,也不足以使士人的心志動搖。假如受到羞辱,就不愿活下去。像這樣的人,有權勢一定不會自私自利,做官一定不會貪贓枉法,率領軍隊一定不會屈服敗逃。忠臣也是如此。只要有利于君主,有利于國家的事情,決不會推辭,一定殺身成仁為君主為國家獻身。國家如果有這樣的士人,就可以稱得上擁有人才了。像這樣的人本來就很難得到,國家的隱患在于即使遇到這種人,君主卻不了解他們。吳王想要殺掉王子慶忌,但是沒有誰能殺死他,吳王很憂慮這件事情。要離說:“我能夠殺死王子慶忌。”吳王說:“你怎么能行啊?我曾經乘著六匹馬的馬車追趕他,一直追到江邊,卻趕不上他;用箭射他,他左右兩手各接了滿把的箭,卻還射不中他。而今你拔劍在手卻舉不起手臂,登上車子卻無法倚靠車軾,你怎么能行?”要離說:“壯士只擔憂自己不夠勇敢罷了,哪里用得著擔憂事情做不成呢?大王假如能夠相助,我一定能夠成功!”吳王說:“好吧。”第二天,吳王假裝將要離治罪,拘捕了要離的妻子和孩子,處死了他們,并燒了尸體,撒了骨灰。要離逃跑,跑到衛國去見王子慶忌。王子慶忌很高興說:“吳王暴虐無道你親眼見到了,是諸侯共知的。如今你得以幸免離開了他,也算幸運了。”要離和王子慶忌住了不長一段時間,就對王子慶忌說:“吳王暴虐無道越發厲害了,我愿意跟您去把他的國家奪過來。”王子慶忌說:“好。”于是他跟要離一起渡江。行到江中,要離拔劍刺中王子慶忌。王子慶忌揪住要離的頭發,把他投入江中,等他浮出水面,就又把他抓起來投入江中,像這樣反復了三次。王子慶忌最后說:“你是天下的國士,饒你一死,讓你成名。”要離得以不死,回到吳國。吳王非常高興,愿意跟他分享國家。要離說:“不行。我決心一死!”吳王勸止他,要離卻說:“我讓您殺死我的妻子和孩子,并燒了他們的尸體,撒了他們的骨灰,為的是有利于事業,但我認為這是我的不仁。為了原先的主人要殺死新的主人,我認為這是我的不義。王子慶忌揪住我的頭發把我投入江中,我三次被投入水里,三次浮出,我之所以還活著,只不過是王子慶忌對我開恩不殺我罷了,我已經受盡屈辱。作為士人,不仁不義,而且又已經受辱,決不可以再活在世上了。”吳王勸止不住,要離最終還是用劍自殺了。要離可以稱得上不為賞賜所動,所以面對大利而不改變自己的氣節;要離也可以稱得上廉潔,正因為廉潔,所以不因富貴而忘記自己的恥辱。衛懿公有個臣子叫做弘演,奉命出使到國外去。這時,狄人進攻衛國,衛國的百姓說:“國君把官位俸祿給予鶴,把富貴賜予宮中的侍從,國君還是讓宮中的侍從和鶴去迎戰吧,我們怎么能迎戰?”于是百姓潰散而去。狄人到了,在熒澤趕上了衛懿公,把他殺了,吃光了他的肉,只把他的肝扔在一邊。弘演回來,向衛懿公的肝復命。復命完畢,他一邊呼叫上天,一邊痛哭,表達完哀痛之后才停止,說:“我愿意為國君作軀殼。”于是他剖腹自殺,先把自己腹中的內臟取出來,再把衛懿公的肝放入腹中,而后就死了。齊桓公聽到這件事情后說:“衛國滅亡,是因為衛國君荒淫無道,而今有像弘演這樣的臣子,不可不讓衛國生存啊。”于是齊桓公在楚丘重建了衛國。弘演可以稱得上忠誠,殺身舍生為他的國君而死。他不只是為國君而死,又使得衛國的宗廟得以重建,祭祀不斷,真可以稱得上有功啊。

        【在線留言】  【返回前頁】  【返回頂部】  【關閉窗口】
        校园春色~综合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