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mall id="worwh"></small>

<optgroup id="worwh"></optgroup>
      1. 頁面內容太多?請嘗試>>>

        卷十一 仲冬紀 當務

        【原文】
        辨而不當論,信而不當理,勇而不當義,法而不當務,惑而乘驥也,狂而操“吳干將”②也,大亂天下者,必此四者也。所貴辨者,為其由所論也;所貴信者,為其遵所理也;所貴勇者,為其行義也;所貴法者,為其當務也。

        【注釋】
        ①當務:辦事要合乎時務。這是墨家的學說。②吳干將:有名的寶劍的名稱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        辨析但不符合公論,語言真實但不符合道理,勇敢但不符合道義,執法但不符合情理,就像迷惑的人騎著駿馬,瘋狂地拿著寶劍揮舞,使天下混亂的就是這四種情況。我們看重辨析,是沿著公論的說法而做的;我們看重忠信,是遵照道理的原因;我們看重勇敢,是因為能推行正義;我們看重法則,是因為符合時務。

        【原文】
        跖之徒問于跖曰:“盜有道乎?”跖曰:“奚啻其有道也?夫妄意關內,中藏,圣也;入先,勇也;出后,義也;知時,智也;分均,仁也。不通此五者,而能成大盜者,天下無有。”備說非六王、五伯,以為“堯有不慈之名,舜有不孝之行,禹有淫湎之意,湯、武有放殺之事,五伯有暴亂之謀。世皆譽之,人皆諱之,惑也”。故死而操金椎以葬,曰“下見六王、五伯,將榖其頭”矣。辨若此不如無辨。楚有直躬①者,其父竊羊而謁②之上,上執而將誅之。直躬者請代之。將誅矣,告吏曰:“父竊羊而謁之,不亦信乎?父誅而代之,不亦孝乎?信且孝而誅之,國將有不誅者乎?”荊王聞之,乃不誅也。孔子聞之曰:“異哉直躬之為信也,一父而載③取名焉。”故直躬之信,不若無信。齊之好勇者,其一人居東郭,其一人居西郭,卒然相遇于涂曰:“姑相飲乎?”觴數行,曰:“姑求肉乎?”一人曰:“子肉也?我肉也?尚胡革求肉而為?于是具染而已。”因抽刀而相啖,至死而止。勇若此不若無勇。紂之同母三人,其長曰微子啟,其次曰中衍,其次曰受德。受德乃紂也,甚少矣。紂母之生微子啟與中衍也尚為妾,已而為妻而生紂。紂之父、紂之母欲置微子啟以為太子,太史據法而爭之曰:“有妻之子,而不可置妾之子。”紂故為后。用法若此,不若無法。

        【注釋】
        ①直躬:人名。②謁:告。③載:通“再”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        跖的徒弟問跖說:“盜竊也有學說嗎?”跖回答:“怎么會沒有呢?妄想竊取屋內財富的,猜中了藏寶地點的人,是圣人;先破門而入的,是勇士;最后才出來的,是有道義的人;知道行竊時機的,是有智慧的人;能主持平均分配贓物的,是仁義的人,不懂得這五項卻能成為大強盜的人,天下還沒有。”備說講起六帝五王的不是,認為“堯有不慈愛自己兒子的名聲,舜有不孝順父母的行為,禹有沉溺美色的意圖,湯王有流放桀,武王有殺害紂的事情,五霸有吞并周室,使天下暴亂的陰謀。世上的人都贊揚他們,人人都忌諱說他們的壞話,這是糊涂”。所以備說死的時候還拿著金槌來下葬,說“到了下面見到六帝五王,要將他們的頭敲破”。像備說這樣的辨析還不如不進行辨析了。楚國有個人叫做直躬,因為他的父親偷了一只羊就把父親告到了官府上,官府執法將要把他的父親處死。直躬請求代替他的父親去死。將要處決的時候,他告訴官吏說:“我的父親偷了羊,我告發他,不就是誠信嗎?我的父親要被處死,我代替他,不是孝道嗎?誠信而且孝道的人被殺,國家將還會有不被殺的人嗎?”楚王聽了,就不處死他。孔子聽說這件事說:“奇怪啊!直躬這樣的誠信,是利用了父親的一件事去兩次取得自己的好名聲。”所以直躬的誠信還不如沒有誠信。齊國有看重勇氣的人,一個住在東城邊,一個住在西城邊,忽然在路上相遇,見了面就說:“不如一起喝酒吧?”喝了好幾回后,又說:“不如找點肉吃?”其中一個說:“你的肉?還是我的肉?為什么還要到處去找肉呢?只要準備好醬拌肉就行了。”因此,大家抽出刀互相割吃對方的肉,一直吃到死了為止。這樣的勇敢還不如沒有勇敢。紂王同母的兄弟有三個,最大的叫微子啟,第二的叫中衍,最小的叫受德。受德就是紂王,十分年輕。紂王的母親生下微子啟和中衍的時候還是妾妃,生下紂的時候已經升為正妻了。紂的父母想立微子啟做太子,太史根據法典爭論說:“有了正妻的兒子就不可以立妾妃的兒子。”紂王因此成為了太子。像這樣執行法典,還不如沒有法典。

        【在線留言】  【返回前頁】  【返回頂部】  【關閉窗口】
        校园春色~综合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