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mall id="worwh"></small>

<optgroup id="worwh"></optgroup>
      1. 頁面內容太多?請嘗試>>>

        卷十四 孝行覽 孝行

        【原文】
        凡為天下,治國家,必務本而后末。所謂本者,非耕耘種植之謂,務其人也。務其人,非貧而富之,寡而眾之,務其本也。務本莫貴于孝。人主孝,則名章榮,下服聽,天下譽。人臣孝,則事君忠,處官廉,臨難死。士民孝,則耕耘疾,守戰固,不罷北。夫孝,三皇、五帝之本務,而萬事之紀也。夫執一術而百善至、百邪去、天下從者,其惟孝也。故論人必先以所親而后及所疏,必先以所重而后及所輕。今有人于此,行于親重,而不簡慢于輕疏,則是篤謹孝道,先王之所以治天下也。故愛其親,不敢惡人;敬其親,不敢慢人。愛敬盡于事親,光耀加于百姓,究于四海,此天子之孝也。

        【注釋】
        ①孝行:實行孝道。論述治理天下一定要以孝道為本,這是儒家學說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        凡是統治天下,治理國家的,一定要致力于根本,而把枝末放在后面。根本的意思,不是耕種種植的意思,而是為人做的事務。治理人,不是讓貧窮的富貴起來,不是讓人口少的地方變得人口多起來,而是要致力于人自身的根本。致力于根本沒有什么比得上孝義更重要的了。國君孝義,名聲就顯赫,下面的人就服氣聽從,天下的人就贊譽。臣子孝義,就會對君主忠誠,為官就清廉,面臨災難就不怕死。百姓孝義,就會努力耕作,守衛攻占時堅強,不打敗仗。孝義是三皇、五帝的根本大事,是一切的綱紀。掌握了一種技術,很多好處就到來、很多壞處就離開,天下事物跟從而來,這就是孝義。所以凡是涉及與人有關的,就一定先從自己的親友出發再遍及生疏的人,一定先從重要的開始再到次要的。如今在這個問題上,對親人、重視的人施行孝義,但又不怠慢輕視疏遠的人,都謹慎地篤行孝道,這也是先王能夠使天下被治理好的原因。因此,愛自己的親人,不敢對別人兇惡;尊敬自己的親人,不敢怠慢別人。關愛尊敬的做法都全用在侍奉親人上,把這樣的光耀也加到百姓的身上,在四海之內推行,這是天子的孝義做法。

        【原文】
        曾子曰:“身者,父母之遺體也。行父母之遺體,敢不敬乎?居處不莊①,非孝也。事君不忠,非孝也。蒞官不敬,非孝也。朋友不篤②,非孝也。戰陳③無勇,非孝也。五行不遂,災及乎親,敢不敬乎?”《商書》曰:“刑三百,罪莫重于不孝。”曾子曰:“先王之所以治天下者五:貴德,貴貴,貴老,敬長,慈幼。此五者,先王之所以定天下也。所謂貴德,為其近于圣也。所謂貴貴,為其近于君也。所謂貴老,為其近于親也。所謂敬長,為其近于兄也。所謂慈幼,為其近于弟也。”曾子曰:“父母生之,子弗敢殺。父母置之,子弗敢廢。父母全之,子弗敢闕。故舟而不游,道而不徑,能全支體,以守宗廟,可謂孝矣。”

        【注釋】
        ①莊:莊重,整潔。②篤:忠誠厚道。③陳:通“陣”,交戰時的戰斗隊列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        曾子說:“自己的身體,是父母遺留下來的身體。用父母留下的身體行動,怎么敢不尊敬?居住的地方不莊重,這是不孝。侍奉君主不忠誠,這是不孝。做官不能做好,這是不孝。對朋友不忠誠厚道,這是不孝。戰斗不勇敢,這是不孝。這五樣行為不能做好,災禍會殃及雙親,所以敢不孝嗎?”《商書》上說:“刑罰三百種,其中最大的罪沒有比得上不孝的了。”曾子說:“先王治理天下的方法有五條:崇尚品德,崇尚爵位,崇尚老人,尊敬長輩,關愛幼兒。這五樣,就是先王平定天下的方法。崇尚品德就是因為有品德的人接近圣人。崇尚爵位,因為這種人接近國君。崇尚老人,因為這種人靠近親人。尊敬長輩,因為這種人就像兄弟一樣。關愛幼兒,因為他們就像自己兄弟一樣。”曾子說:“父母生養的,你不敢殺。父母設立的,你不敢廢。父母保全的,你不敢毀壞。所以坐船而不游泳,走大道而不走小路,能保全肢體完整,來守住宗廟,這樣可以說是孝道了。”

        【原文】
        養有五道:修宮室,安床第,節飲食,養體之道也。樹五色,施五采,列文章,養目之道也。正六律,和五聲,雜八音,養耳之道也。熟五谷,烹六畜,和煎調,養口之道也。和顏色,說言語,敬進退,養志之道也。此五者,代進而厚用之,可謂善養矣。樂正子春①下堂而傷足,瘳②而數月不出,猶有憂色。門人問之曰:“夫子下堂而傷足,瘳而數月不出,猶有憂色,敢問其故?”樂正子春曰:“善乎而問之。吾聞之曾子,曾子聞之仲尼③:父母全而生之,子全而歸之,不虧④其身,不損其形,可謂孝矣。君子無行咫步⑤而忘之。余忘孝道,是以憂。”故曰:身者非其私有也,嚴親之遺躬也。民之本教曰孝,其行孝曰養。養可能也,敬為難。敬可能也,安為難。安可能也,卒為難。父母既沒,敬行其身,無遺父母惡名,可謂能終矣。仁者仁此者也,禮者禮此者也,義者宜此者也,信者信此者也,強者強此者也。樂自順此生也,刑自逆此作也。

        【注釋】
        ①樂正子春:人名。②瘳:通“療”。③仲尼:孔子。④虧:虧損,指身體有殘缺或患病。⑤咫步:一步或幾步,很短的距離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        養生有五個方法:修葺宮室,安整床第,節制飲食,是保養身體的方法。建立五種顏色,鋪設五種色彩,陳列花紋圖案,是保養眼睛的方法。調正音韻六律,調和音樂中的五聲,把八音階結集,是保養耳朵的方法。煮熟五谷,烹調六畜,調和味道,是保養舌的方法。面容溫和,言語和悅,行為進退恭謹,是培養意志的方法。這五個方法交替重用,這就叫做善于保養了。樂正子春走下大堂時弄傷了腳,治療了好幾個月沒有出來,還有憂慮的神色。門人問他說:“先生走下大堂而弄傷了腳,治療了好幾個月沒有出來,還有憂慮的神色,膽敢問其中的原因?”樂正子春說:“問得好。我聽曾子說,而曾子聽孔子說:父母完整地生下了你,你要完整地將身體歸還給父母,不能使身體有所虧損,不能夠損壞它的形狀,這就是孝道。作為君子不能走幾步就忘記了。我忘記了孝道,因此憂傷。”所以說:身體不是自己私有的財產,是父母送給我的身體。百姓最初受的教育就是孝道,履行孝道就是供養雙親。供養雙親可以做到,尊敬就難了。尊敬容易做到的話,使雙親安心就難了。使他們安心容易,但一直這樣做就難了。父母死后,自身要恭敬行事,不要讓父母留下了壞名聲,這樣就可以叫能夠孝敬到頭了。仁義中的仁義就是這樣,禮義中的禮義就在其中,道義中的道義也是這樣,強大的就強大在這里。快樂自然順應它而滋生,刑罰自然是悖逆它而發生的。

        【在線留言】  【返回前頁】  【返回頂部】  【關閉窗口】
        校园春色~综合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