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mall id="worwh"></small>

<optgroup id="worwh"></optgroup>
      1. 頁面內容太多?請嘗試>>>

        卷十八 審應覽 淫辭

        【原文】
        非辭無以相期,從辭則亂②。辭之中又有辭焉,心之謂也。言不欺心,則近之矣。凡言者,以諭心也。言心相離,而上無以參之,則下多所言非所行也,所行非所言也。言行相詭,不祥莫大焉。空雄之遇,秦、趙相與約曰:“自今以來,秦之所欲為,趙助之;趙之所欲為,秦助之。”居無幾何,秦興兵攻魏,趙欲救之。秦王不說,使人讓趙王曰:“約曰‘秦之所欲為,趙助之;趙之所欲為,秦助之’。今秦欲攻魏,而趙因欲救之,此非約也。”趙王以告平原君。平原君以告公孫龍。公孫龍曰:“亦可以發使而讓秦王曰:‘趙欲救之,今秦王獨不助趙,此非約也。’”孔穿、公孫龍相與論于平原君所,深而辯,至于藏三牙③,公孫龍言藏之三牙甚辯,孔穿不應,少選,辭而出。明日,孔穿朝。平原君謂孔穿曰:“昔者公孫龍之言甚辯。”孔穿曰:“然。幾能令藏三牙矣。雖然難。愿得有問于君,謂藏三牙甚難而實非也,謂藏兩牙甚易而實是也,不知君將從易而是者乎?將從難而非者乎?”平原君不應。明日,謂公孫龍曰:“公無與孔穿辯。”荊柱國莊伯令其父④“視日”,曰“在天”;“視其奚如?”曰“正圓”;“視其時”,曰“當今”;令謁者“駕”,曰“無馬”;令涓人“取冠”,曰“進上”;問“馬齒”,圉人曰“齒十二與牙三十”。人有任臣不亡者,臣亡,莊伯決之,任者無罪。宋有澄子者,亡緇衣,求之途,見婦人衣緇衣,援而弗舍,欲取其衣,曰:“今者我亡緇衣。”婦人曰:“公雖亡緇衣,此實吾所自為也。”澄子曰:“子不如速與我衣。昔吾所亡者,紡緇也。今子之衣,禪緇也。以禪緇當紡緇,子豈不得哉?”宋王謂其相唐鞅曰:“寡人所殺戮者眾矣,而群臣愈不畏,其故何也?”唐鞅對曰:“王之所罪,盡不善者也。罪不善,善者故為不畏。王欲群臣之畏也,不若無辨其善與不善而時罪之,若此則群臣畏矣。”居無幾何,宋君殺唐鞅。唐鞅之對也,不若無對。惠子為魏惠王為法。為法已成,以示諸民人,民人皆善之。獻之惠王,惠王善之,以示翟翦。翟翦曰:“善也。”惠王曰:“可行邪?”翟翦曰:“不可。”惠王曰:“善而不可行,何故?”翟翦對曰:“今舉大木者,前呼輿謣,后亦應之,此其于舉大木者善矣,豈無鄭、衛之音哉?然不若此其宜也。夫國亦木之大者也。”

        【注釋】
        ①淫辭:指說話強詞奪理,胡言亂語,這篇是尹文學派的學說。②相期:相溝通。從:通“縱”,放縱。③藏三牙:羊有三只耳朵。④父:巫,巫師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        沒有言辭就無法互相溝通,想到什么就說什么就會發生混亂。言辭里面又有言辭,這說的就是思想。言辭不違背思想,就差不多了。凡是說話,都為了表明心志。言辭與心志相背離,如果在上位的無法考察,那么在下位的會有很多說的話與做的事不一致、做的事與說的話不吻合的情況。言行互相違背,沒有比這更不吉祥的了。在空雄盟會的時候,秦國、趙國互相訂約,說:“從今以后,秦國想做的事,趙國幫助它;趙國想做的事,秦國幫助它。”過了沒多久,秦國發兵攻打魏國,趙國想救魏國。秦王不高興,派人責備趙王說:“盟約上說‘秦國想做的事,趙國幫助它;趙國想做的事,秦國幫助它。’現在秦國想要攻打魏國,趙國卻想救它,這不符合盟約。”趙王把這事告訴平原君。平原君把這事告訴了公孫龍。公孫龍說:“也可以派使者責備秦國,說‘趙國想要救魏國,現在秦國偏偏不幫助趙國,這不符合盟約。’”孔穿、公孫龍在平原君的住處互相辯論,言辭精深而動聽。談到羊有三耳的命題,公孫龍說羊有三個耳朵,非常有口才。孔穿不應聲,一會兒就告辭走了。第二天,孔穿來拜見,平原君對孔穿說:“昨天公孫龍的話很雄辯。”孔穿說:“是啊,幾乎都能讓羊有三個耳朵了,雖然這很困難。希望能夠問問您,論述羊有三個耳朵很費力而實際上不是這樣,論述羊有兩個耳朵很容易同時符合事實,不知您贊同容易又符合事實的說法呢,還是贊同費力又不正確的說法?”平原君不應答。第二天,他對公孫龍說:“你不要同孔穿辯論了。”楚國的柱國莊伯讓他的巫師看看太陽是吉是兇,巫師說是“在天上”;問他看看太陽怎么樣,回答是“正圓”;看看這時日的兇吉,回答是“正是現在”;讓門房官員去傳令駕車,回答是“我沒管馬”;讓負責清潔的涓人把濕衣服弄干,回答是“戴在你頭上”;問馬的年齒,看馬人卻說“齒十二個,加上牙共三十個”。有個擔保人家的奴仆不逃跑的人,奴仆逃走了,莊伯判決這案,擔保的人卻沒罪。宋國有個叫澄子的人,丟失了黑色衣服,到路上去尋找,看見一個婦女穿著黑色衣服,就抓住不放,想要脫掉她的衣服,說:“如今我丟了件黑衣服。”婦女說:“您即使丟了黑色衣服,這件衣服確實是我自己做的。”澄子說:“你還不如迅速把衣服給我。往日我丟的是紡絲的黑衣服,如今你的衣服是麻葛制成的單面黑衣服。用麻葛制成的單面黑衣抵償紡絲的黑衣服,你難道不占便宜嗎?”宋王對他的相唐鞅說:“我殺的人很多了,但臣子們越發不畏懼我,這是什么原因呢?”唐鞅回答說:“您所治罪的,都是不好的人。懲處不好的人,好人當然是不怕。您要讓臣子們畏懼自己,不如不區分好與不好,不斷地給他們治罪,像這樣,臣子們就會畏懼了。”過了沒多久,宋王殺了唐鞅。唐鞅這樣回答,不如不回答。惠子給魏惠王制定法令。法令已制定好了,把它拿來讓君子們看,君子們都認為法令好。把它獻給惠王,惠王認為它很好,拿來讓翟翦看。翟翦說:“好啊。”惠王說:“可以施行嗎?”翟翦說:“不可以。”惠王說:“好卻不可以施行,為什么?”翟翦回答說:“如今抬大木頭的,前面的唱著勞動號子,后面的在響應他們,這勞動號子對于抬大木頭來說是很好了,難道是沒有鄭、衛國那樣的音樂可唱嗎?然而不如唱這個適宜。治理國家也像抬大木頭一樣需要有適宜的法令啊。”

        【在線留言】  【返回前頁】  【返回頂部】  【關閉窗口】
        校园春色~综合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