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mall id="worwh"></small>

<optgroup id="worwh"></optgroup>
      1. 頁面內容太多?請嘗試>>>

        卷二十二 慎行論 無義

        【原文】
        先王之于論也極之矣①。故義者,百事之始也,萬利之本也,中智之所不及也。不及則不知,不知則趨利。趨利固不可必也②。公孫鞅、鄭平、續經、公孫竭是已。以義動則無曠③事矣,人臣與人臣謀為奸,猶或與之④,又況乎人主與其臣謀為義,其孰不與者?非獨其臣也,天下皆且與之。公孫鞅之于秦,非父兄也,非有故也⑤,以能⑥用也。欲堙之責⑦,非攻無以⑧。于是為秦將而攻魏⑨。魏使公子卬將而當之⑩。公孫鞅之居魏也,固善公子印。使人謂公子印曰:“凡所為游而欲貴者,以公子之故也。今秦令鞅將,魏令公子當之,豈且忍相與戰哉?公子言之公子之主,鞅請亦言之主,而皆罷軍。”于是將歸矣,使人謂公子曰:“歸未有時相見,愿與公子坐而相去別也。”公子曰:“諾。”魏吏爭之曰:“不可。”公子不聽,遂相與坐。公孫鞅因伏卒與車騎以取公子印。秦孝公薨,惠王立,以此疑公孫鞅之行,欲加罪焉。公孫鞅以其私屬與母歸魏,襄疵不受,曰:“以君之反公子印也,吾無道知君。”故士自行不可不審也。鄭平于秦王,臣也;其于應侯,交也。欺交反主,為利故也。方其為秦將也,天下所貴之無不以者,重也。重以得之,輕必失之。去秦將,入趙、魏,天下所賤之無不以也,所可羞無不以也。行方可賤可羞,而無秦將之重,不窮奚待?趙急求李欬。李言、續經與之俱如衛,抵公孫與。公孫與見而與入。續經因告衛吏使捕之。續經以仕趙五大夫。人莫與同朝,子孫不可以交友。公孫竭與陰君之事,而反告之樗里相國,以仕秦五大夫。功非不大也,然而不得入三都,又況乎無此其功而有行乎!

        【注釋】
        ①論:道理。極:盡,詳盡,透徹。②必:動詞,絕對相信、依賴。③曠:廢。④與(yù):贊同。⑤故:舊交。公孫鞅為魏人,于秦為客,所以說“非有故也”。⑥以:介詞,憑著。能:才能。⑦堙(yīn)之責:對秦盡到責任。堙,塞。“堙責”即“塞責”,盡職。⑧以:用,這里指所用的方法。⑨為(wèi):介詞。將:領兵。⑩公子卬(ánɡ):戰國魏人,魏惠王時為將。當:抵御。以:率領。私屬:家眾。襄疵:魏人,魏惠王時曾為鄴令。他書或作“穰疵”。應侯:即范雎,魏人,入秦為昭王相,封于應(今山西臨猗縣),所以稱為應侯。欺交反主:指鄭平兵敗降趙。鄭平為秦將是范雎保舉的。以:為,做。求:搜捕。李欬(kài):事未詳。抵:歸。公孫與:衛人,事未詳。五大夫:爵位名。樗(chū)里相國:即樗里疾,又稱樗里子,戰國時秦惠王異母弟,秦武王、昭王時為相。無此其功而有行:“其”字疑當在“有”字之下(依畢沅說)。據文意,“功”當指有利于國家,“行”則指私人交往上的背信棄義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        先王對于事理論述得非常透徹了。義是各種事情的開端,是一切利益的本源,這是才智平庸的人認識不到的。認識不到就不明事理,不明事理就會追求私利。追求私利的做法肯定是靠不住的。公孫鞅、鄭平、續經、公孫竭等人的情形就是這樣。根據道義去行動就不會有做不成的事情了。臣子與臣子謀劃做壞事,尚且有人贊同,又何況國君和他的臣子謀劃施行道義,還會有誰不贊同呢?不只是臣子們贊同,天下的人都將贊同他。公孫鞅對于秦王來說,并不是宗親,并沒有舊誼,只是憑著才能被任用的。他要對秦國盡職,除了進攻別的國家沒有其他辦法。于是公孫鞅就為秦國統兵進攻魏國。魏國派公子卬率兵抵御他。公孫鞅在魏國時,原本和公子卬很要好。他派人對公子卬說:“我所以出游并希望顯貴,都是為了公子您的緣故。現在秦國讓我統兵,魏國讓公子同我相拒,我們怎么忍心互相交戰呢?請公子向公子的君主報告,我也向我的君主報告,讓雙方都罷兵。”雙方都準備回師的時候,公孫鞅又派人對公子卬說:“回去以后再也無日相見,希望同公子聚一聚再離別。”公子卬說:“好吧。”魏國的軍校們諫諍說:“不能這樣做。”公子卬不聽。于是兩人相聚敘舊,公孫鞅乘機埋伏下步卒車騎俘虜了公子卬。秦孝公死后,惠王即位,因為這件事而懷疑公孫鞅的品行,想加罪于公孫鞅。公孫鞅帶著自己的家眾與母親回魏國去,魏國大臣襄疵不接納,說:“因為您對公子卬背信棄義,我無法了解您。”所以,士人對自己的行為不可不審慎。鄭平對秦王來說是臣子,對應侯來說是朋友。他欺騙朋友,背叛君主,是因為追求私利的緣故。當他做秦將的時候,天下認為尊貴顯耀的事情沒有一件不能做,這是因為他位尊權重。靠位尊權重得到的東西,權去身輕時一定要喪失。邯平離開秦將的地位,進入趙國和魏國以后,天下認為輕賤的事情沒有一件不做,天下認為羞恥的事情沒有一件不做,行為降至可賤可恥一流,又沒有做秦將的重極高位,不潦倒還等什么?趙國緊急搜捕李欬,李言、續經跟他一起去衛國投奔公孫與。公孫與會見并同意接納他們。續經乘機向衛國官員告發了這件事,讓他們逮捕了李欬。續經靠這個在趙國做了五大夫。人們沒有誰愿意跟他同朝為官,就連他的子孫也交不到朋友。公孫竭參與陰君之事,卻又反過來向相國樗里疾告發,靠這個在秦做了五大夫。他的功勞并不是不大,但卻為人們所鄙夷不能進入趙、衛、魏三國國都。公孫竭告密立功尚且如此,又何況沒有這種功勞卻有他那樣行為的人呢!

        【在線留言】  【返回前頁】  【返回頂部】  【關閉窗口】
        校园春色~综合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