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mall id="worwh"></small>

<optgroup id="worwh"></optgroup>
      1. 頁面內容太多?請嘗試>>>

        卷二十二 慎行論 求人

        【原文】
        身定、國安、天下治,必賢人①。古之有天下也者七十一圣,觀于《春秋》,自魯隱公以至哀公十有二世,其所以得之,所以失之,其術一也;得賢人,國無不安,名無不榮;失賢人,國無不危,名無不辱。先王之索賢人,無不以也。極卑極賤,極遠極勞。虞用宮之奇、吳用伍子胥之言②,此二國者,雖至于今存可也。則是國可壽也。有能益人之壽者,則人莫不愿之;今壽國有道,而君人者而不求,過矣。堯傳天下于舜,禮之諸侯,妻以二女,臣以十子,身請北面朝之:至卑也。伊尹,庖廚之臣也;傅說,殷之胥靡也,皆上相天子:至賤也。禹東至榑木之地③,日出九津,青羌之野,攢樹之所,天之山,鳥谷、青丘之鄉④,黑齒之國;南至交阯、孫樸續樠之國,丹粟⑤漆樹沸水漂漂九陽之山,羽人、裸民之處,不死之鄉;西至三危之國,巫山⑥之下,飲露吸氣之民,積金之山,其肱、一臂、三面之鄉⑦;北至人正之國,夏海之窮,衡山之上,犬戎⑧之國,夸父之野,禺強之所,積水、積石之山。不有懈墮⑨,憂其黔首,顏色黧黑,竅藏不通,步不相過,以求賢人,欲盡地利;至勞也。得陶、化益⑩、真窺、橫革、之交五人佐禹,故功績銘乎金石,著于盤盂。昔者堯朝許由于沛澤之中,曰:“十日出而焦火不息,不亦勞乎?夫子為天子,而天下已治矣,請屬天下于夫子。”許由辭曰:“為天下之不治與?而既已治矣。自為與?啁噍巢于林,不過一枝;偃鼠飲于河,不過滿腹。歸已,君乎!惡用天下?”遂之箕山之下,潁水之陽,耕而食,終身無經天下之色。故賢主之于賢者也,物莫之妨,戚愛習故不以害之,故賢者聚焉。賢者所聚,天地不壞,鬼神不害,人事不謀,此五常之本事也。皋子,眾疑取國,召南宮虔、孔伯產而眾口止。晉人欲攻鄭,令叔向聘焉,視其有人與無人。子產為之詩曰:“子惠思我,褰裳涉洧;子不我思,豈無他士?”叔向歸曰:“鄭有人,子產在焉,不可攻也。秦、荊近,其詩有異心,不可攻也。”晉人乃輟攻鄭。孔子曰:“《詩》云:‘無競惟人。’子產一稱而鄭國免。”

        【注釋】
        ①必賢人:一定要依賴賢人。②虞用宮之奇、吳用伍子胥之言:這是假設之辭。春秋時期,虞國國君沒有聽從宮之奇的勸諫,吳國國君沒有聽從伍子胥的勸諫,最終都導致了滅亡。③榑(fú)木:傳說中的地名,即扶桑,太陽升起的地方,是東方的盡頭。④青丘:傳說中東方海外之國,產九尾狐。⑤丹粟:丹砂,因為形狀如粟,故稱“丹粟”。⑥巫山:山名,在四川巫山縣東,屬巴山山脈。關于這座山也有很多神話傳說。⑦其肱:即“奇(jī)肱”。奇肱、一臂、三面,都是神話傳說中的西方國家。奇肱國的人“一臂三目”,一臂國的人“一臂一目一鼻孔”,三面國人則生著三張臉。⑧犬戎:神話傳說中的北方之國。⑨懈墮:懈怠。墮,通“惰”。⑩陶(yáo):即皋陶。化益:即伯益。焦火:炬火。焦,通“爝”。火炬。息:熄滅。偃(yǎn)鼠:鼠類,又作“鼴鼠”。箕山:在河南省登封縣東南,后世又名“許由山”。妨:妨害。五常:同“五教”,五種封建倫理道德,即父義、母慈、兄友、弟恭、子孝。聘:聘問,諸侯間派大夫問候修好。褰(qiān):把衣服提起來。洧(wěi):水名,源出河南登封縣東陽城山,春秋時其地屬鄭。無競惟人:國家強大完全在于有賢人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        要使自身安定,國家安寧、天下太平,必須依靠賢人。古代治理天下的共有七十一位圣王,從《春秋》看,自魯隱公到魯哀公共十二代,在這期間,諸侯獲得君位和失去君位,其道理是一樣的;得到賢人,國家沒有不安定的,名聲沒有不顯榮的,失去賢人,國家沒有不危險的,名聲沒有不恥辱的。先王為了尋求賢人,是無所不做的。他們可以對賢人極其謙卑,可以舉用極為卑賤的人,可以到極遠的地方去,可以付出極大的辛勞。假如虞國采用宮之奇的意見,吳國采用伍子胥的意見,這兩個國家存在到今天也是可能的。由此看來,國運是可以使之長久的。如果有人能延長人的壽命,那么人們沒有人不愿意;現在有辦法使國運長久,而做君主的卻不去努力尋求,這就錯了。堯把天下傳給舜,在諸侯面前禮敬他,把兩個女兒嫁給他,讓自己的十個兒子給他做臣屬,自己要求以臣子身份朝拜他;這是把自己降到最低下的地位了。伊尹是在廚房中服役的奴隸,傅說是殷商的刑徒,兩個人都做了天子之相:這是舉用最卑賤的人了。禹東行到達木之地,太陽升起的九津之山,青羌之野,林木茂密之處,聳入云天之山,鳥谷青丘之國,黑齒之國,南行到達交恥,孫樸續橢之國,盛產丹砂、生長漆樹、泉水噴涌的九陽之山,羽人、裸民之國,不死之國,西行到達三危之國,巫山之下,故露暖氣之民所居之處,積金之山,奇肱、一臂、三面之國;北行到達人正之國,夏海之濱,斷山之上,犬戎之國,夸父逐日之野,禺強居住之所,積水、積石之山。他四處奔走,毫不懈怠,為百姓憂慮,面色黧黑,周身不適,步履艱難,去尋求賢人,想要充分發揮土地的效益;這是辛勞到極點了。結果得到皋陶、伯益、直窺、橫革、之交五人為佐,所以功績刻于金石,書于盤盂,流傳后世。從前堯到大澤之中拜見許由,說:“十個太陽都出來了,火把卻還不熄滅,不是徒勞嗎?您來做天子,天下一定能夠大治,我愿把天下交給您治理。”許由推辭說:“這是為什么呢?要說是因為天下還不太平吧,可如今天下已經太平了;說是為了自己吧,須知鶴鷯在樹林中筑巢,樹木再多,自己也只不過占據一根樹枝;鼴鼠到河里喝水,河水再多,自己也只不過喝飽肚皮。您回去吧!我哪里用得著天下?”說罷,就去箕山腳下、穎水北岸種田為生,終生也沒有過問天下的表示。所以賢明的君主任用賢者,不因外界事物使它受到妨害,不因親人、愛幸、近習、故舊使之受到破壞,因而賢者聚集到他這里來。賢者所聚之處,天地不會降災,鬼神不會作祟,人們不去謀算。這是五教的根本。人們懷疑皋子竊國,皋子把賢者南宮虔、孔伯產召來,人們就停止了議論。晉君想進攻鄭國,派叔向到鄭國聘問,借以察看鄭國有沒有賢人。子產對叔向誦詩說:“如果你心里思念我,就請提起衣服涉過洧河,如果你不再把我思念,難道我沒有其他伴侶可選?”叔向回到晉國,說:“鄭國有賢人,那里有子產在,進攻不得。鄭國跟秦國、楚國臨近,子產賦的詩又流露出二心,鄭國攻不得。”晉國于是停止攻鄭。孔子說:“《詩經》上說:‘國家強大完全在于有賢人’,子產只是誦詩一首,鄭國就免遭災難!”

        【在線留言】  【返回前頁】  【返回頂部】  【關閉窗口】
        校园春色~综合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