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mall id="worwh"></small>

<optgroup id="worwh"></optgroup>
      1. 頁面內容太多?請嘗試>>>

        卷二十四 不茍論 自知

        【原文】
        欲知平直,則必準繩①;欲知方圓,則必規矩;人主欲自知,則必直士。故天子立輔弼,設師保②,所以舉過也。夫人故不能自知,人主獨甚。存亡安危,勿求于外,務在自知。堯有欲諫之鼓③,舜有誹謗之木④,湯有司直之士,武王有戒慎之鞀⑤,猶恐不能自知。今賢非堯、舜、湯、武也,而有掩蔽之道,奚繇自知哉?荊成、齊莊不自知而殺⑥,吳王、智伯不自知而亡⑦,宋、中山不自知而滅⑧,晉惠公、趙括不自知而虜⑨,鉆荼、龐涓、太子申不自知而死⑩,敗莫大于不自知。范氏之亡也,百姓有得鐘者。欲負而走,則鐘大不可負。以椎毀之,鐘況然有音。恐人聞之而奪己也,遽掩其耳。惡人聞之可也,惡己自聞之,悖矣。為人主而惡聞其過,非猶此也?惡人聞其過尚猶可。魏文侯燕飲,皆令諸大夫論己。或言君之智也。至于任座,任座曰:“君不肖君也。得中山不以封君之弟,而以封君之子,是以知君之不肖也。”文侯不說,知于顏色。任座趨而出。次及翟黃,翟黃曰:“君賢君也。臣聞其主賢者,其臣之言直。今者任座之言直,是以知君之賢也。”文侯喜曰:“可反歟?”翟黃對曰:“奚為不可?臣聞忠臣畢其忠,而不敢遠其死。座殆尚在于門。”翟黃往視之,任座在于門,以君令召之。任座入,文侯下階而迎之,終座以為上客。文侯微翟黃,則幾失忠臣矣。上順乎主心以顯賢者,其唯翟黃乎?

        【注釋】
        ①準繩:水準和墨線,測量、確定水平和直線的工具。②師保:負責教養、輔導帝王的官,有師有保,統稱師保。③欲諫之鼓:供想進諫的人敲擊的鼓。④誹謗之木:供書寫批評意見所立的木柱。誹謗:批評指責。⑤戒慎之鞀(táo):供想勸戒君主使之謹慎的人搖的鼓。⑥荊成、齊莊不自知而殺:楚成王不聽令尹子上的勸諫,立商臣為太子,后又欲廢黜商臣,結果被商臣率兵包圍,逼其自殺。齊莊公與其臣崔杼妻私通,后為崔杼所殺。⑦吳王、智伯不自知而亡:吳王夫差伐越后頭腦膨脹,伍子胥多次勸諫不聽,終為越所滅。智伯瑤剛愎自用,與韓、魏圍趙襄子于晉陽,后趙與韓、魏暗中聯合,滅了智伯。⑧宋、中山不自知而滅:宋康王狂亂暴虐,為齊所滅,中山國君荒淫無道,為魏文侯所滅。⑨晉惠公、趙括不自知而虜:晉惠公背信棄義,在韓之戰中被秦俘虜。趙括,戰國趙人,名將趙奢之子,性高傲,尚空談,趙孝成王時代廉頗為將,與秦戰于長平,全軍覆沒。據《史記·廉頗藺相如列傳》,趙括戰敗被殺,與這里被俘的記述不同。⑩鉆荼、龐涓、太子申不自知而死:鉆荼、龐涓都是魏惠王將。太子申,魏惠王太子。據《史記·魏世家》,魏惠王三十年(公元前340年),魏伐趙,齊救趙擊魏,太子申等與齊戰于馬陵,大敗,太子申被俘,龐涓被殺。椎(chuí):木槌。況然:形容鐘聲很響。或言君之智也:此處疑有脫文。《太平御覽》六二二引作“或言君仁,或言君義,或言君智”。任座:魏文侯臣。知:表現,顯露。遠:離開。微:如果沒有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        要知道平直,一定要依靠水準墨線;要知道方圓,一定要依靠圓規矩尺;君主要想了解自己的過失,一定要依靠正直之士。所以天子設立輔弼,設置師保,這是用來舉發天子過錯的。人本來就不能了解自己的過失,天子尤為嚴重。國存身安不用到外部尋求,關鍵在于了解自己的過失。堯有供想進諫的人敲擊的鼓,舜有供書寫批評意見的木柱,湯有主管糾正過失的官吏,武王有供告誡君主的人所甩的搖鼓。即使選樣,他們仍擔心不能了解自己的過失。而當今的君主,賢能并比不上堯、舜、湯、武,卻采取掩蔽視聽的做法,這還靠什么了解自己的過失?楚成王、齊莊公因為不了解自己的過失而被殺,吳王、智伯因為不了解自己的過失而滅亡,宋、中山因為不了解自己的過失而絕國,晉惠公、趙括因為不了解自己的過失而被俘,鉆荼、龐涓、太子申因為不了解自己的過失而兵敗身死。所以沒有比不了解自己的過失更壞事的了。范氏出亡的時候,有個百姓得到了他的一口鐘。這個人想背著鐘快點跑開,可是鐘太大,沒法背,于是就想把鐘打碎弄走。拿木槌一敲,鐘轟然作響。他怕別人聽見鐘聲來同自己爭奪,就急忙把耳朵捂了起來。不愿別人聽到鐘聲是可以的,不愿自己聽到就是糊涂了。做君主卻不愿聽到自己的過失,不正像這種情況一樣嗎?不愿別人聽到自己的過失倒還可以。魏文侯宴飲,讓大夫們評論自己。有的人說君主很仁義,有的人說君主很英明。輪到任座,任座說:“您是個不肖的君主。得到中山國,不把它封給您的弟弟,卻把它封給您的兒子,因此知道您不肖。”文侯聽了很不高興,臉色上表現了出來。任座快步走了出去。按次序輪到翟黃,翟黃說:“您是個賢君。我聽說君主賢明的,他的臣子言語就直率。現在任座的言語直率,因此我知道您賢明。”文侯很高興,說:“還能讓他回來嗎?”翟黃回答說:“怎么不能?我聽說忠臣竭盡自己的忠心,即使因此獲得死罪也不敢躲避。任座恐怕還在門口。”翟黃出去一看,任座當真還在門口。翟黃就以君主的命令叫他進去。任座進來了,文侯走下臺階來迎接他,此后終生都把任座待為上賓。文侯如果沒有翟黃,就差點兒失掉了忠臣。對上能夠順應君主的心意來尊顯賢者,大概正是說的翟黃吧!

        【在線留言】  【返回前頁】  【返回頂部】  【關閉窗口】
        校园春色~综合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