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mall id="worwh"></small>

<optgroup id="worwh"></optgroup>
      1. 頁面內容太多?請嘗試>>>

        卷二十四 不茍論 當賞

        【原文】
        民無道知天,民以四時、寒暑、日、月、星、辰之行知天。四時、寒暑、日、月、星、辰之行當,則諸生有血氣之類皆為得其處而安其產。人臣亦無道知主,人臣以賞罰、爵祿之所加知主。主之賞罰、爵祿之所加者宜,則親疏、遠近、賢不肖皆盡其力而以為用矣。晉文公反國②,賞從亡者,而陶狐不與。左右曰:“君反國家,爵祿三出,而陶狐不與。敢問其說。”文公曰:“輔我以義、導我以禮者,吾以為上賞。教我以善、強我以賢者,吾以為次賞。拂吾所欲、數舉吾過者,吾以為末賞。三者所以賞有功之臣也。若賞唐圃③之勞徒,則陶狐將為首矣。”周內史興聞之曰:“晉公其霸乎!昔者圣王先德而后力,晉公其當之矣。”秦小主夫人④用奄變,群賢不說自匿,百姓郁怨非上。公子連⑤亡在魏,聞之,欲入,因群臣與民從鄭所之塞⑥。右主然守塞,弗入,曰:“臣有義,不兩主。公子勉去矣。”公子連去,入翟⑦,從焉氏塞⑧,菌改入之。夫人聞之,大駭,令吏興卒,奉命曰:“寇在邊。”卒與吏其始發也,皆曰“往擊寇”,中道因變曰:“非擊寇也,迎主君也。”公子連因與卒俱來,至雍⑨,圍夫人,夫人自殺。公子連立,是為獻公,怨右主然而將重罪之,德菌改而欲厚賞之。監突爭⑩之曰:“不可。秦公子之在外者眾,若此則人臣爭入亡公子矣。此不便主。”獻公以為然。故復右主然之罪,而賜菌改官大夫,賜守塞者人米二十石。獻公可謂能用賞罰矣。凡賞非以愛之也,罰非以惡之也,用觀歸也。所歸善,雖惡之賞;所歸不善,雖愛之罰;此先王之所以治亂安危也。

        【注釋】
        ①當賞:賞罰適當。本篇為陰陽家的學說。②晉文公流亡,后來得到秦穆公的幫助,返回自己的國家。③唐圃:就是場圃,種菜的菜園。④秦小主夫人:秦惠公夫人,出子之母,出子就是小主。⑤公子連:秦靈公的兒子,后來為秦獻公。⑥鄭所之塞:在如今陜西華縣附近。⑦翟:就是狄。在當今黃河的西部,橋山山脈的東邊,渭水的北岸。⑧焉氏塞:應該在當今陜西富平縣關山附近。⑨雍:秦國都,在今天的陜西鳳翔縣境。⑩爭:同“諍”,諫。復:赦免。官大夫:秦爵名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        人們無法了解天,他們依據四季的更替、寒暑的變化、日、月、星、辰的運行了解天。日、月、星、辰的運行適當,一切有血氣的生物就都會各得其所,平安地生長。臣子無法了解君主,他們根據君主對賞罰、爵祿的施加來了解君主。君主的賞罰、爵祿施加得適宜,無論關系親的還是疏的、離得近的還是遠的、賢明的還是不賢的,都會盡他們的力量為君主所用了。晉文公回國后,獎賞曾追隨他流亡的人,而陶狐沒有份。左右的人說:“您回國做了國君,三次頒賜爵祿,而陶狐沒有份,敢問其中是什么理由?”晉文公說:“以道義輔導我,以禮儀教導我的人,我認為應受最高的獎賞。用善言教導我,以才干輔助我的人,我認為應受次一等的獎賞。違背我的欲望,屢次指出我過失的人,我認為應受末一等的獎賞。這三個等級的賞賜,是用以獎賞有功之臣的。如果要獎賞園藝場的勞工,那么陶狐將是第一個受獎的。”周朝的大夫內史興聽說這事后說:“晉文公將會成為霸主呀!從前圣王先施德澤而后才用武力,晉文公大概當之無愧哩!” 秦國的出子之母任用宦官而發生變亂,群臣心中不快,隱匿不出;百姓憋著一肚子怨氣,非議國君。公子連逃亡在魏國,聽說這事后,打算回國,于是借群臣和百姓之力從鄭所之塞進入。邊境小吏右主然把守關口,不放公子連入境,說:“我有我做臣子的原則,不侍奉兩個國君,還是勸公子快快離開吧。”公子連離去,進入翟國,想從焉氏塞進入,把守關口的將領菌改放他入境。出子之母聽說這個消息,非常驚恐,命令官吏興兵抵抗,官吏接到命令說:“敵寇在邊境入侵。”當士兵和官吏開始出發時,都說“去打敵寇”,中途就改變了,說:“不是打敵寇,是迎接國君。”公子連于是和士兵一道進來,到了國都雍,包圍了出子之母,其母自殺。公子連被擁立為國君,這就是秦獻公。秦獻公怨恨右主然,并準備重重治他的罪,他感激菌改并打算重重獎賞他。大夫監突勸諫說:“不行。秦國的公子在國外的多著呢,如果這樣,就會使臣子們爭著放流亡的公子回國了,這對君主不利。”獻公認為很對,因此赦免了右主然的罪,而賞賜菌改以大夫的爵位,賜給把守要塞的人每人二十石米。獻公可說是善于實行賞罰的了。凡是獎賞一個人,并不是因為偏愛他;懲罰一個人,并不是因為憎惡他,而是看賞罰之事可能導致什么結果。如果導致好的結果,即使憎惡他,也應獎賞;如果導致不好的結果,即使偏愛他,也應懲罰。這是先王為什么能夠治理混亂、安定危難的原因。

        【在線留言】  【返回前頁】  【返回頂部】  【關閉窗口】
        校园春色~综合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