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mall id="worwh"></small>

<optgroup id="worwh"></optgroup>
      1. 作者或出處:汪元量

        傳言玉女·錢塘元夕


        一片風流,今夕與誰同樂?
        月臺花館,慨塵埃漠漠。
        豪華蕩盡,只有青山如洛。
        錢塘依舊,潮生潮落。
        萬點燈光,羞照舞鈿歌箔。
        玉梅消瘦,恨東皇命薄。
        昭君淚流,手捻琵琶弦索。
        離愁聊寄,畫樓哀角。
        【注釋】
           1. 豪華:指元宵節的繁華已逝喻指宋朝昔日的整個太平景象已蕩然無存
           2. 東皇:指春神。
           3. 弦索:指樂器上的弦,泛指弦樂器,這里即指琵琶。
        【簡析】
           “一片風流,今夕與誰同樂?”眼前依然一派繁華景象,但跟誰一起分享呢?元兵指日南下,大兵壓境,人心惶惶,苦中作樂,苦何以堪?“月臺”二句,描述在月光下,花叢中,臺館依舊林立,但已彌漫敵騎的漫漫的塵埃。“豪華”二句,謂昔日繁華盡逝,只有青山如舊。“錢塘”兩句,謂錢塘江潮漲潮落仍象從前,似怨江潮無情,不解人間興衰,
           “萬點燈光”,幾句,筆鋒一轉,由室外之景轉寫室內。分別從燈光、玉梅、昭君三層落筆。元宵節又稱燈節,往日火樹銀花,燈光錦簇。“羞”字用得好,謂“燈光”也以神州陸沉而權貴們仍沉溺歌舞為羞。“燈光”反襯亡國人的視角和心境。感覺“羞”的不是物,而是人,即作為觀照者的詞人自己。珠光寶氣與萬點燈火交相輝映,愈麗愈“羞”,良辰美景,風光不在。
           “玉梅”兩句,梅花凋殘,春光不久。暗寓宋朝后妃當此國運將終之時,命運坎坷,怨恨至極。“昭君”兩句,應當系喻指宮嬪。從后妃(玉梅)到宮嬪(昭君),都有末日將至之感。
           “離愁卿寄,畫樓哀角”則總括后妃、宮嬪,也包括作者自己。腹有滿腔離宮之愁,只能寄托在戍樓傳來的號角聲中以“畫”修飾戍樓,用華辭反襯;以“哀”形容角聲,相反相成。幽咽角聲,恰如為宋王朝奏起了挽歌。元宵佳節而以“哀角”作結,是傷心人的心聲。

        【在線留言】  【返回前頁】  【返回頂部】  【關閉窗口】
        校园春色~综合网